关于流星的旅行杂志

乘“流星”游船到奥列舍克要塞旅行
在各种各样的旅游地方中,最有趣的是保留至今其原始外观的地方。我们邀请您乘坐现代舒适的“流星”游船去参观这些景点之一——奥列舍克要塞。 奥列舍克要塞以其位于的奥列霍维岛(坚果岛)而得名(俄语中,“奥列舍克”的意思是小坚果)。这个小岛的特点是浓密的榛属和榛树丛林。然而,“奥列舍克”不是该要塞唯一的名称。由于其有利的位置,该要塞一直为瑞典人欲望的对象。争夺要塞的战役持续了多年,在这期间,瑞典军队、俄罗斯军队交替战胜对方。1612年瑞典军队塔征服要塞后,其名称改称为诺特堡。经过几十年,在北方战争期间,彼得一世的军队从瑞典手中夺回了要塞,其名称改称为什利谢利堡。 喀琅施塔得建设后,奥列舍克要塞失去了重要防御要塞的作用。因此,直到十九世纪奥列舍克要塞作为政治犯和叛徒的监狱。滔天大罪的犯人被关在条件恶劣的地下监禁室。一个最令人震惊的故事之一是皇帝伊凡六世的生活故事。在宫廷政变中,皇帝被推翻了,并被关在奥列舍克要塞。皇帝在他23岁时在奥列舍克要塞被杀害。专业游览向导员向游客介绍什利谢利堡囚犯悲伤生活的故事。 伟大卫国战争期间对奥列舍克要塞为紧张期间。在列宁格勒围城战期间,
瓦拉姆岛一天游览
如果您厌倦了日常生活及城市的喧嚣,正当时去瓦拉姆神圣岛旅行。对您来说,到岛屿的旅行将成为一个真正的发现,因为很难想象不远离拥挤喧闹的城市有宁静,放慢生活节奏的地方。 瓦拉姆岛一天游览允许游客了解这个惊人的、结合野生生物与最重要宗教圣物地方的历史。乘“流星”游船到瓦拉姆岛的旅行是到达岛屿的速度最快的、最方便的方式。旅游团先乘坐巴士去普里奥焦尔斯克,然后在普里奥焦尔斯克码头上“流星”游船并出发到瓦拉姆岛。到莫纳斯特尔斯卡亚湾的航程时间约为一小时,在海上旅行的短期您将有机会欣赏拉多加湖的美景,众多岛屿和茂密的植被。 瓦拉姆岛的自然界值得特别注意。许多生活在岛屿的鸟类与动物被列为濒危物种。几百年的树木,未被人触及的岩石创造神奇地保留至今的、完全野性大自然的感觉。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数据,有一些瓦拉姆岛的景区被公认为欧洲最美丽的景区。 瓦拉姆修道院群的确切建立日期仍不清楚,根据许多历史学家的意见,该修道院群在十世纪末建立。瓦拉姆岛一天游览项目包括在专业游览向导员陪同下瓦拉姆岛圣物的参观与修道院群对象的访问。瓦拉姆岛游览的第一段是司帕索-普列
乘“流星”游船到喀琅施塔得的游览
喀琅施塔得的旅行是内容最丰富的乘“流星”游船的游览之一。喀琅施塔得位于科特林岛,岛屿四面濒临芬兰湾。在长时期内,这个岛只能通过水路运输手段到达。目前,游客可以无阻碍地乘坐汽车到达喀琅施塔得,但是到达岛屿的速度最快的、最愉快的方式是乘高速“流星”游船的旅行。 首先,喀琅施塔得以俄罗斯海军荣耀城市有名,您一踏上这个城市的领土就了解到这一点。城市建设于1703年在彼得一世法令下开始,其主要目的是建造一座强大的要塞能够防御敌人从水上到圣彼得堡的入侵。由于不寻常的地理位置,喀琅施塔得有特殊的修建形成:该城市的长度达到10公里,但其最宽的部分不超过3米的水平。 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您可以注意到喀琅施塔得建筑外观的特征在许多方面类似于圣彼得堡的特点。原因是,彼得一世认为喀琅施塔得是首都的一部分,所有他任命参与圣彼得堡建设的建筑师:D.特列济尼,S.切瓦金斯基,V.巴热诺夫等设计喀琅施塔得的主要建筑。 游览项目包括喀琅施塔得的心——圣尼古拉海员大教堂的参观;这座大教堂为了纪念俄罗斯海军的胜利和功绩而建造。大教堂在V.A.科夏科
从圣彼得堡乘“流星”游船到彼得大帝夏宫旅行
彼得大帝夏宫是不仅在游客也在当地居民最受欢迎的圣彼得堡郊区之一。就在彼得大帝夏宫游客可以享受在壮丽公园的漫步,认识过去世纪的建筑艺术,研究俄罗斯国家与俄罗斯皇朝的历史。 “流星”高速游船为最舒适的、速度最快的到彼得大帝夏宫的运输方式,其出发地点是圣彼得堡市中心。由于配备的水下翼及大功率的发动机,“流星”游船能高速移动。这样,到彼得大帝夏宫的航程大约为一小时,在途中,你们将有机会欣赏圣彼得堡风景及享受水上旅行的乐趣。请随时访问我们的网站以购买“流星”游船票。 显然,宫殿公园群是彼得大帝夏宫“明珠”,它被分成两部分:上花园与下花园。游客可以免费参观上花园,在那儿他们可以欣赏植物组成结构及几个喷泉的美景。但最美丽的建筑文物与喷泉群位于下花园,下花园门票价格取决于参观者类别为300至600卢布。  下花园的最重要建筑文物为大宫殿。大宫殿的建设和长期重建持续了两个世纪,在这期间在国家多次改变统治者。由于统治者不同的喜爱和兴趣以及流行趋势的影响,这座建筑物的外观是古典主义,洛可可等建筑风
喀琅施塔得历史
喀琅施塔得是一座要塞城,也是一座港口城市 一座动荡不安的城市,科学发明中心。封闭的城市,军事基地。这些都是喀琅施塔得的标签。这座城市的人口数量很少能够超过5万。如今的喀琅施塔得仿佛是一位退出体坛多年的运动老将,遗憾地望着自己日渐松弛的肌肉,回想着往昔的辉煌。喀琅施塔得确实有值得回忆的往事。 2004年3月3日彼得罗夫斯基船坞 喀琅施塔得历经300年风霜洗礼,俄罗斯海军曾牺牲在这里。这座城市的生活方式和布局特点完全是“海军式的”。鲜有的旅行者为了参观这里的景点,都不可避免地经过航道、水渠或军事仓库的围栏。 巨大的船坞矗立在科特林的中心,其中一部分的水渠系统是由彼得大帝亲自设计的。威尼斯、阿姆斯特丹的繁盛让这位沙皇改革者坐立不安。喀琅施塔得注定要成为帝国重要的修船基地。在沙皇去世后,工程师路德维希•冯•卢贝拉斯提出在三个构成十字形的船坞维修船只。在舰艇入港后,水会自动地沿着沟渠排入专门修建的巨大地槽中。这一方案能够在短时间内排干船坞中的水。在工程修建期间,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从一个帡幪节挨到下个帡幪节,尸横遍野。 矗立在科特林中心的水利工
瓦拉姆岛历史
芬兰与苏联战争 1939年,芬兰和苏联之间爆发了战争。瓦拉姆修道院中的教徒在此坚守到第一次战争末期。年龄最大的一批教徒于1940年1月撤离。所有教徒完全撤离拉姆岛是在3月13日。 俄罗斯革命结束后,芬兰获得了独立,拉多加修道院中的一部分修道士住到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教会会馆中。持有芬兰护照的修道士返回了芬兰。其中的许多教徒都被迫留了下了,并惨遭迫害。他们成为了瓦拉姆新的殉教者。 在离开修道院时,教徒们随身带走了圣像、礼拜法衣、绘画收藏和近20000套藏书。 所有人都清楚,冬天的战争只是未来战役的序曲。 芬兰黑奈韦西 教徒们在芬兰内地一个叫黑奈韦西的偏僻角落看中了一个不大的庄园。 他们看到了3个吉兆。首先,这里的牛棚和拉多加瓦拉姆的牛棚完全一样。之后他们参观了整个庄园。在庄园内部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瓦拉姆圣谢尔盖和圣格尔曼圣象。还有第三个征兆。当他们打算离开庄园时,汽车3次停了下来。教徒们意识到,他们应该买下这座庄园。这一切都是好兆头。 在革命之前,瓦拉姆是圣彼得堡教徒的灯塔。它是从卡拉什尼科夫码头出发的所有人的回忆,是有关朝圣者的回忆。有人说,朝圣者都是在生前体验过死亡的人